名家展台

您当前位置:邵阳国学艺术 >> 名家展台 >> 浏览文章

国学大师:林纾
时间:2020年06月01日信息来源:国学网点击: 字体: 打印

近现代国学名家(三)林纾

林纾

生卒:1852—1924
字号:字琴南,号畏庐
籍贯:福建闽县(今福州市)人
简评:文学家、古文家、翻译家




人物简介

  林纾,原名群玉、秉辉,字琴南,号畏庐,福建闽县(今福州市)人。

  别署冷红生,学界称其为闽侯先生。晚称蠡叟、践卓翁、六桥补柳翁、长安卖画翁、春觉斋主人。笔名餐英居士、芙蓉山樵、闽中畏庐子、射九、践卓翁、蠡叟等。室名春觉斋、烟云楼、浩然堂、填词堂、凤篁馆等等。

  林纾生活的时代,正逢中国由近代到现代急剧转型的时期,即鸦片战争结束后的十几年至二十世纪头几十年。从中国文化的发展整个历程去观照,林纾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,无疑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,这源于他多重的文化身份。

  首先,他的身份是一位文学家,著有《闽中新乐府》、《畏庐诗存》、《剑腥录》、《巾帼阳秋》、《劫外昙花》、《冤海灵光》等40余部作品。一腔热血,针砭时弊,勾勒出中国近代社会的人生百态,开一代文学之新风气,是新文学的“不祧之祖”。

  而他更是一位古文家,自诩“六百年中震川外无一人敢当我者”其“为文宗韩、柳。少时务博览,中年后案头唯有《诗》、《礼》二疏,《左》、《史》、《南华》及韩、欧之文,此外则《说文》、《广雅》,无他书矣。”辑有《畏庐文集》、《畏庐续集》和《畏庐三集》三种,收录作品近三百篇。从“畏庐之文每一集出,行销以万计”,可见影响之大。

  同时他也是一位学者,总结有自己的一套系统的古文理论。除在《论古文之不宜废》、《论古文白话之相消长》、《送大学文科毕业诸学士序》、《答大学堂校长蔡鹤卿书》、《送姚叔节归桐城序》、《赠马通伯先生序》、《与姚叔节书》、《答甘大文书》等篇中,对古文有多论述外,还著有《韩柳文研究法》、《春觉斋论文》、《左孟庄骚精华录》、《左传撷华》等系统的理论专著。

  他也是一名教育家,先后执教于杭州东城讲舍、北京五城中学、金台书院、正志学校、京师大学堂和国立北京大学,在高等实业学堂和旅京闽学会兼职,并讲学于北京孔学会、文学讲习会等,尤其是,与陈璧以及末代帝师陈宝琛和闽绅力钧、孙葆瑨等合办的苍霞精舍,是与旧私塾全然不同的绅办新式学堂。教学内容除汉文外,还开设了数学、英文、历史、地理、时务等新式课程。此后苍霞精舍历经多次变迁,演变为今日的福建工程学院。

  林纾最广为人知的身份,则是作为小说翻译家。作为古文翻译外国小说的第一人,林纾一生著译颇丰,与人合译小说近两百多部,除翻译得最多的哈葛德的作品外,不乏有莎士比亚、笛福、斯威夫特、兰姆、史蒂文森、狄更斯、司各特、科南·道尔、欧文、雨果、大仲马、小仲马、巴尔扎克、伊索、易卜生、托尔斯泰等名家作品。

  此外,林纾在书画上亦颇有成就。各类兼善,书画俱工。“初以灵秀细谨见长,似文徵明,继而稍趋浓厚,近戴醇士,又偶涉石涛,故其浑厚之中颇有淋漓之趣。花鸟淡墨薄色,神致生动。”有数以千计的佳作传世。

人物生平

  1852年(咸丰二年),林纾出生于福州府闽县玉尺山下光禄坊中的一个盐商家庭。林家祖上九代贫民,到了父亲林国铨这一代,因其为某盐商在建宁办理运盐事务,才积攒了些许余财,家境有所好转。然而时运不济,好景不长,林父于一次运盐途中损失了大量货物,一通课税、赔偿后,林家已倾尽家当。林父不得已远赴他乡经商,但商路坎坷,家中仍时常不敷出入。林纾由是寄养于龙山巷的外祖母家。母系陈家世代书香,外祖母在宠爱之余,亦对林纾教导有方。5岁时,林纾由外祖母教导习字,7岁入私塾,11岁起随薛则柯学习古文,随后又随朱苇学制举文。

  1869年,18岁的林纾与刘琼姿完婚。次年,林纾的祖父、祖母、父亲相继去世,连遭打击,林纾患上肺病。后经岳父刘有棻推荐资助,在陈荣圃处学制举文。又师从陈文台(石颠山人)学画。

  青年时代的林纾嗜书如命,“四十五以内,匪书不观”,纵使家境贫寒,读书也从未懈怠,甚至有“读书则生,不则入棺”这样的字句留下。和一般的读书人相比,林纾身上更有一分侠气,读书之外,林纾对剑术、拳击也小有研究,在乡中颇有“狂生”的名号。

  1879年(光绪五年),林纾入县学,中了秀才,三年后又得举人。随后,“七上春官,屡试屡败”,十五年的光阴,耗费于科举路上。

  1897年(光绪二十三年),林纾的夫人刘琼姿病逝,林纾始终郁郁寡欢,在朋友魏瀚的劝说下,开始尝试与人合译小说。林纾的同乡王昌寿,曾赴法留学6年,不但法语精湛,而且有着很高的文学修养。由于林纾不懂外语,便由王昌寿口述,林纾再转译为文言。林纾与之合译的第一部翻译作品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,甫经问世,便广受好评,一时洛阳纸贵。严复有《甲辰出都呈同里诸公》诗云

  “可怜一卷茶花女,断尽支那荡子肠”。林纾也由此正式走上了翻译道路。

  郑振铎写《林琴南先生》,统计林译小说“成书的共有156种;其中有132种是已经出版的,尚有14种则为原稿。还存于商务印书馆未付印。”阿英在《晚清小说史》中统计,其翻译小说,“计英国九十九部,一七九册;美国二十部,二十七册;法国三十三部,四十六册;比利时一部,二册;俄国七部,十册;西班牙一部,二册;挪威一部,一册;希腊一部,一册;瑞士二部,四册;日本一部,一册;未知国五部,六册;共一七一部,二七○册。还有未收集的短篇十五种”。林译作品单行本主要由商务印书馆刊行,未出单行本的,大多在《小说月报》、《小说世界》上刊载。美英作品合译者有魏易、曾宗巩、陈家麟、毛文钟等,法国作品合译者有王寿昌、王庆通、王庆骥、李世中等。译得最多的是英国哈葛德,有《迦因小传》等20种;其次为英国柯南道尔,有《歇洛克奇案开场》等7种。隶属名家名著的,有俄国托尔斯泰的《现身说法》等6种,法国小仲马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等5种,大仲马《玉楼花劫》等2种,英国狄更斯的《贼史》等5种,莎士比亚的《凯撒遗事》等4种,司各特的《撒克逊劫后英雄略》等3种,美国欧文的《拊掌录》等3种,希腊伊索的《伊索寓言》,挪威易卜生的《梅孽》,西班牙塞万提斯的《魔侠传》,英国笛福的《鲁滨孙飘流记》,斯威夫特的《海外轩渠录》,斯蒂文森的《新天方夜谭》,安东尼·霍普的《西奴林娜小传》,美国斯托夫人的《黑奴吁天录》,法国巴尔扎克的《哀吹录》,雨果的《双雄义死录》,日本德富健次郎的《不如归》等等。

  林纾文思敏捷,翻译速度极快,往往“口述者未毕其词,而纾已书在纸,能一时许译就千言,不窜一字。”虽经他人口译,有时不免纰漏错处,但其翻译言辞优美,尽得原文之精粹,又能以笔力填补原文之不足,故而深受推崇。周作人曾说“老实说,我们几乎都因了林译才知道外国有小说,引起一点对于外国文学的兴味,我个人还曾经很模仿过他的译文。”亚瑟·威利评论说:“狄更斯……所有过度的经营、过分的夸张和不自禁的饶舌,(在林译里)都消失了。幽默仍在,不过被简洁的文体改变了。狄更斯由于过度繁冗所损坏的每一地方,林纾都从容地、适当地补救过来。”

  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,林纾都无愧于“译界之王”的美誉。

 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,林纾翻译小说,是“愿为叫旦鸡”,在于输入新思想、新学说,以开阔国人的视野,唤起民众的觉醒,这在其译作自序中多有体现,从译作的题材选择上也可见一斑。从屡试科举到译书醒世,其经世情怀始终一以贯之。

  同一时期,林纾与当时回闽奔丧的邮传部尚书陈壁、农工商部员外郎力钧、天河北道孙葆缙等旧友合作,利用他苍霞洲的旧居创办了“苍霞精舍”。

  监督任佩珊,林纾任汉文总教习,亲授《毛诗》、《史记》等。晚晴戊戌变法之前,在东南一隅的福州,能由民间兴办如此洋式学堂,无疑需要极大的勇气。“苍霞精舍”的建立及其带来的影响,不只对福州,乃至对当时全国教育制度的改革,都有着启蒙和推动的作用。

  1901年,50岁的林纾赴京金台书院讲习,又被五城学堂聘为总教习。1903年,林纾兼任京师大学堂译书局笔述,与严复成为好友。1912年,林纾开始在《平报》发表笔记小说。1913年春,林纾辞去了北京大学的教职。1915年,受聘北洋军人徐树铮所办正志中学担任教职。1916年,林纾不为“袁大总理顾问,谢绝了段祺瑞。人生的最后几年,林纾在北京度过,以译书售稿与卖文卖画为生。

  林纾的晚年,学界对其褒贬态度逐渐转向。

  首先是源于五四运动期间,其公开表明反对新文化的立场。至今在中学的历史教科书上,林纾依旧是作为衬托进步人物地位的政治反动保守角色出现的。一方面,在于林纾对古文的推崇。新文化运动时期,林纾多次参与论战,不单有文论古文之长,之不宜废黜,更有讽刺白化文运动的作品见诸公开刊物。(《论古文之不当废》(1917)、《致蔡鹤卿书》(1919)、《荆生》(1919)、《妖梦》(1919)、《腐解》(1919)、《论古文白话之相消长》(1919)、《续辨奸论》(1923)等。)而另一方面,是源自林纾本人对于清皇朝的眷恋,这与他的所提倡的君主立宪的政治主张不无关系。辛亥革命后,他以遗老自命,十一谒光绪的崇陵。更将书斋取名“望瀛楼”,以示对被慈禧囚禁在瀛台的光绪帝的怀念。而除却怀念,面对日渐昏暗的政治格局,身为一个毫无政治影响的知识分子,更多的也只是无奈。
 
  其次来自于其翻译才能的黯淡。以1913年译完《离恨天》为界,林纾的后期翻译多出于生计,“译笔逐渐退步,色彩枯暗,劲头松懈,使读者厌倦。”(钱钟书《林纾的翻译》)

  1924年,林纾在京去世。

  林纾去世时,陈宝琛作挽联“由侠入儒,晚节独能怀故绛;因文见道,诸家无不废虞初”可谓对林纾一生入木三分的刻画。

主要作品

  文集

  《畏庐文集》
  《畏庐续集》
  《畏庐三集》

  诗集
  
  《畏庐诗存》
  《闽中新乐府》

  小说

  《京华碧血录》(原名《庚辛剑腥录》)(1913)
  《金陵秋》(1914)
  《劫外昙花》(1914)
  《巾帼阳秋》(1917)
  《冤海灵光》(1917)

  短篇小说集

  《践卓翁小说》
  《畏庐短篇小说》
  《蠡叟丛谈》
  《畏庐漫录》

  传奇

  《蜀鹃啼》
  《合浦珠》
  《天妃庙》

  笔记

  《畏庐笔记》
  《畏庐琐记》
  《技击余闻》

  翻译著作

  [英]亨利·赖德·哈格德(H.Rider Haggard)
    《迦因小传》(Joan Haste),1905,商务
    《埃及金字塔剖尸记》,与曾宗巩合译,1905,商务
    《英孝子火山报仇录》,与魏易合译,1905,商务
    《鬼山狼侠传》(《百合娜达》Nada the Lily),与曾宗巩合译,1905,商务
    《斐洲烟水愁城录》,与曾宗巩合译,1905,商务
    《玉雪留痕》,与魏易合译,1905,商务
    《埃斯兰情侠传》(Eric Brighteyes),与魏易合译,1905,木刻本印行
    《洪罕女郎传》,与魏易合译,1906,商务
    《雾中人》,与曾宗巩合译,1906,商务
    《蛮荒志异》,与曾宗巩,1906,商务
    《橡湖仙影》,与魏易合译,1906,商务
    《红礁画桨录》,与魏易合译,1906,商务
    《玑司刺虎记》,与陈家麟合译,1909,商务
    《三千年艳尸记》(《她》She: A History of Adventure),与曾宗巩合译,1910,商务
    《古鬼遗金记》,与陈家麟合译,1913,广益
    《双雄较剑录》,与陈家麟合译,1915,商务
    《金梭神女再生缘》,1920,商务
    《炸鬼记》,陈家麟合译,1921,商务
 
  [英]阿瑟·柯南·道尔(Arthur Conan Doyle)
    《金风铁雨录》(《米卡·克拉克》Micah Clarke),与曾宗巩合译,1907,商务
    《歇洛克奇案开场》(《血字的研究》A Study In Scarlet),与魏易合译,,1908,商务
    《髯刺客传》(《贝纳克叔叔》Uncle Bernac),与魏易合译,1908,
    《恨绮愁罗记》(《难民》The Refugees),与魏易合译,1908,
    《电影楼台》(《点石成金》The Doings of Raffles Haw),与魏易合译,1908,
    《蛇女士传》(《远离城市》Beyond the City),与魏易合译,1908,
    《黑太子南征录》(《白衣纵队》 The White Company),与魏易合译,1909,

  [英]威廉·莎士比亚(William Shakespeare)
    《吟边燕语》(译自[英]查尔斯·兰姆、玛丽·兰姆改编的《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》Tales from Shakespeare),与魏易合译,1903,商务
    《凯撒遗事》(《裘利斯·凯撒》Julius Caesar),陈家麟合译,1916
    《雷差得纪》(《查理二世》),陈家麟合译,1916
    《亨利第四纪》(《亨利四世》),1916
    《亨利第六遗事》(《亨利六世》),1916,商务
    《亨利第五纪》(《亨利五世》),1925
  (说明:一般认为,莎士比亚并非《亨利六世》的唯一作者,另外,刨除译自《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》的《吟边燕语》,故前文中统计林纾译有莎士比亚作品四种。)

  [英]查尔斯·狄更斯(Charles Dickens)
    《滑稽外史》(《尼古拉斯·尼克尔贝》Nicholas Nickleby),与魏易合译,1907,商务
    《孝女耐儿传》(《老古玩店》The Old Curiosity Shop),与魏易合译,1907,商务
    《贼史》(《雾都孤儿》Oliver Twist),魏易合译,1908,商务
    《块肉余生录》(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David Copperfield),与魏易合译,1908;商务;后编,1908,商务
    《冰雪姻缘》(《董贝父子》Dombey and Son),与魏易合译,1909,商务

  [英]沃尔特·司各特(Walter Scott)
    《撒克逊劫后英雄略》(《艾凡赫》Ivanhoe),1905,商务
    《十字军英雄记》,与魏易合译,1907,商务
    《剑底鸳鸯》,与魏易合译,1907,商务

  [英]杰弗雷·乔叟(Geoffrey Chaucer)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鸡谈》,1916年12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7卷第12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三少年遇死神》,1916年12月《小说月报》第7卷第12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格雷西达》,1917年2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8卷第2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林妖》,1917年3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8卷第3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公主遇难》,1917年6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8卷第6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死口能歌》,1917年6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8卷第6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魂灵附体》,1917年7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8卷第7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决斗得妻》,1917年10月,《小说月报》第8卷第10号
    《乔叟故事集》之《加木林》,1925年12月25日,《小说世界》第12卷第13期

  [英]丹尼尔·笛福(Daniel Defoe)
    《鲁滨孙飘流记》(RobinSon Crusoe),与曾宗巩合译,1905,商务
    《鲁滨孙飘流续记》,与曾宗巩合译,1906,商务

  [法]亚历山大·小仲马(Alexandre Dumas,fils)
    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(《茶花女》La Dame Aux Camelias),与王寿昌合译,1898-1899,以“畏庐藏版”印行
    《香钩情眼》,(《安东尼》Antonine),与王庆通合译, 1916,商务
    《血华鸳鸯枕》(《克列蒙梭的事业》L’Affaire Clémenceau),与王庆通合译,1916年8月~12月《小说月报》第7卷
    《鹦鹉缘》、《鹦鹉缘续编》、《鹦鹉缘三编》,与王庆通合译,1918,商务
    《九原可作》,与王庆通合译,1919年《妇女杂志》第5卷第1~12期
    《伊罗埋心记》,与王庆通合译,1920年1月~2月《小说月报》第11卷第1~2号

  [法]亚历山大·大仲马(Alexandre Dumas, père)
    《玉楼花劫》(《红屋骑士》),与李世中合译,1909,商务
    《蟹莲郡主传》(《摄政王之女》Countess De Charney),与王庆通合译,1915,商务
  
  [法]维克多·雨果(Victor Hugo)
    《双雄义死录》(《九三年》),与毛文钟合译。(1921)
  
  [法]奥诺雷·德·巴尔扎克(Honoré·de Balzac)
    《哀吹录》(收录巴尔扎克的四个短篇“哲学小说”《猎人斐里林》、《耶稣显灵》、《红楼冤地狱》、《上将夫人》),与陈家麟合译,1915,商务
 
  [俄]列夫·托尔斯泰(Лев 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)
    《罗刹因果录》,1914,商务
    《社会声影录》,与陈家麟合译,1917,商务
    《人鬼关头》(《伊凡·伊里奇之死》),1917
    《现身说法》(《童年少年青年》),陈家麟合译,1918,商务
    《恨楼情丝》(包括《波子西佛杀妻》、《马莎自述生平》两部短篇,今译为 《克莱采奏鸣曲》、《家庭的幸福》),林纾、陈家麟合译,1919,商务
 
  [美]华盛顿·欧文(Washington Irving)
    《拊掌录》(短篇小说集《见闻札记》),与魏易合译,1907,商务
    《大食故宫余载》(《阿尔罕伯拉》),与魏易合译,1907

  [美]斯托夫人(Harriet Beecher Stowe)
    《黑奴吁天录》(《汤姆叔叔的小屋》Uncle Tom’s Cabin; or, Life Among the Lowly),与魏易合译,1905,以“武林魏氏藏版”印行

  [英]乔纳森·斯威夫特(Jonathan Swift)
    《海外轩渠录》(《格列佛游记》Gulliver’s Travels),与曾宗巩合译,1906,商务

  [日]德富芦花(とくとみろか)
    《不如归》,与魏易合译,1908,商务

  [挪威]易卜生
    《梅孽》(《群鬼》),与毛文钟合译,1921,商务

  [西班牙]塞万提斯
    《魔侠传》(《唐吉诃德》),与陈家麟合译,1922,商务

  [古希腊]伊索
    《伊索寓言》,与严培南、严璩合译,1903,商务

  研究著作

  《韩柳文研究法》
  《春觉斋论文》
  《左孟庄骚精华录》
  《左传撷华》


(作者:未知 编辑:sygxys_cj)